爱的交响曲2

爱的交响曲2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才悠悠醒转过来,胡太太一看手表,快十二点了,急忙

翻身而起,宏伟一见,忙双手抱住她的胴体,问道:「亲妈妈!怎麽啦妳是不

是要回去啦」

胡太太亲吻了他一下,那双勾魂的媚眼盯着他那英俊的脸上道:「小乖乖!

妈妈怎麽舍得离开你回去呢今晚我要和你同翕共枕睡一个晚上,以解除我多少

年来那孤枕独眠的寂寞和痛苦,所以我要先打一个电话给我的儿子,让他也好放

心,乖儿子,你先放开手吧!等妈妈打好电话,再来和你亲热亲热!」

宏伟听了后才安心的放开双手,胡太太则赤裸着胴体,走到客厅去打电话:

「志明吗我是妈妈,我今晚在张妈妈家打牌,要打通宵,明天才会回来,你把

门窗关好,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啦!知道吗好的,再见!」

胡太太打好电话,再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一把搂着宏伟先亲吻一阵,说道:

「小宝贝!我对志明说今晚要在蔡太太家打通宵麻将,明天再回家去,今晚你

就好好的陪妈妈睡一夜,以解我的孤单寂寞之苦,滋润滋润我那快要枯萎的心田

吧!」

「亲妈妈!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今晚虽已得偿心愿,和我同全共枕而眠,

那我们以后是否能夜夜共眠,使你我二人再过这销魂蚀骨、令人难忘的性爱生活

呢」

「小宝贝!当然要哇!你真是我的心肝宝贝肉,不知道爲什麽,我每次看见

你来替志明补习时,下面的小屄就会骚痒的流浪水,真恨不得能够和你双宿双飞

在一起,而夜夜春宵,那有多好,多美啊!唉!但是事实上又不可能!小乖乖,

你真把我的心、我的魂都迷去了,姐姐以后是一天都不能少了你,我又不能和丈

夫离婚来嫁给你,那……那……怎麽办呢我的心肝宝贝!小冤家!你快点想个

办法出来!最好能使我们天天在一起、夜夜在一起,而不使我的丈夫起疑心的方

法才行。」

「这是个多难的问题啊!」

「亲丈夫!爲了你,我会不顾一切的去做。」

「喂!亲姐姐,你可千万不能鲁莽行事啊!让我想想看,有什麽安全妥当,

又不会使你丈夫起疑心的方法来。」

「好吧!小宝贝!你我一起想想看有什麽好办法。」

「先別急慢慢再想吧!亲妈妈!我的鸡巴又硬了,你要不要再玩一次妳看

硬胀得好难受啊!」

胡太太低头一看,宏伟的大鸡巴高翘硬挺的一柱擎天,就像似一尊高射炮似

的,忙伸玉手握着他的大宝贝,用嘴含着、套弄着舐吮着、吸咬着……宏伟也用

嘴唇和舌头,舐吮吸咬着她的小肥屄和阴核,不时用舌尖深入她的阴道面去舐

刮着阴壁上那排红色的嫩肉。

胡太太被他舔吮得心花怒放,魂飞魄荡,她的小嘴还含着他那硬胀的大鸡

巴,腰部以下因爲受了他的舌头舔弄,酸痒得她粉臀不停的扭动,小屄的淫水

像似江河缺堤一样,不断的往外流,娇躯也不停的颤抖,淫声浪语的哼道:

「亲丈夫……小冤家……妹妹……哎呀……美……美死了……也……也痒死

了……你真耍命……把……把我舐得……又……又泄身了……」

宏伟把她流出来的淫液,一口一口的全部吞食下肚。

胡太太感到阴户之中,是又酥又麻,又酸又痒,又舒服又畅美,但是又感到

空荡,急须要有大鸡巴来填补阴户中的空虚感,于是她很快的翻过身来,就伏在

宏伟的身上,玉手握着那条她所心爱的大宝贝,大肉棒……就往自己的小肥屄

套。因爲那条大肉棒实在是太粗大了,连连套动了好几次,才把他那条大宝贝全

根盡套了进去,胀得她的小肥屄满满的,完全沒一点空隙,她才嘘了一口大气:

「啊……好大呀……好胀啊……」

嘴一面娇哼着,粉白的肥臀一挺一挺的上下套动着。

「我的小心肝……小情夫……你这条大宝贝……真是要了……姐姐的……命

了……真粗……真硬……顶得我的魂……都沒有啦。你是妈妈的小乖肉……小宝

贝……我……我就是死在你……你的……大鸡巴上面……也……也是甘心情……

情愿的……了……」

胡太太一面淫声浪语的叫着,一面好象发狂似的套动着,动作越来越快,还

不时的在旋转着肥臀,使子宫深处的花蕊来磨擦着宏伟的大龟头。扭动的胴体,

带动着她一双肥大丰满稍呈下垂的乳房,一上一下的抛动晃荡着,尤其那两粒紫

红色像葡萄般大的奶头,晃荡得他是眼花瞭乱,煞是好看,于是伸开两手,一手

一颗的握住揉搓抚捏起来,真过瘾!胡太太的两颗大乳房,虽己喂养过两个孩子

了,但是摸在手上虽软如馒头,而弹性尚称不错。

胡太太被他的一双魔手,揉捏得奶头好象石头子一般的硬胀,骚痒得她全身

抖个不停,套动得更快更狂了。

「哎唷……大鸡巴哥哥……小丈夫……我爱死你了……真爱死你这个大鸡巴

的……乖儿子……妈妈要……又要泄身……了!」

二人搂在一起,浪做一团,她拼命的套动,宏伟则一挺一挺的在往上顶,二

人配合得是天衣无缝,妙趣横生而痛快无穷。

「小宝贝……妈妈不行了……我要死了……我要……泄了……」

胡太太又泄了,整个丰满的胴体,伏压在他的身上不动了,只有那急促的喘

息声和呻吟声。宏伟正感到大龟头无比的舒畅,被她这突然的一停止,真使他难

以忍受,急忙抱着她的娇躯一个大翻身,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体下面,两手抓住胡

太太的两颗大乳房,下面的大鸡巴狠命的抽插起来。

「哎呀!我实在受不了啦……」

胡太太连泄了数次的身子,此时巳瘫痪在床上,只有把头在东摇西摆的乱动

着,秀发在枕头上飞飘着,娇喘吁吁,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任凭宏伟

去勐攻狠打。

在宏伟拼命的勐抽狠插了数十下,忽然间二人同时一声大叫:

「啊!亲妈妈……我……我丢了……」

「哎呀!亲儿子……我……我又泄了……」

二人都同时达到了欲的最高极限,魂飞天国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五点多了,二人又搂抱着亲吻抚摸了一阵,胡太太心觉得

宏伟真是个做爱的好对手,东西又粗又大又管用。肏得自己的小屄爽死了。人也

生得又俊美又健壮,一定要想个办法比能够和他每天都在一起,卿卿我我的缠绵

做爱,才不辜负这后半辈的人生呢想着想着,玉手情不自禁的去抚弄他的大鸡

巴,抚着弄着的大鸡巴又硬翘挺胀起来了。

「亲妈妈!是不是又想要了……」宏伟抚摸看她的大乳房问她。

「你真厉害!刚丢了才几个小时,现在又是这麽样的硬啦。」

「当然啦……不然爲什麽叫做年轻力壮,硬如铁棒呢来。让儿子来喂妈妈一

顿早餐,让你吃得饱饱的再回家。」

「小宝贝,你喂妈妈吃什麽早餐哩」胡太太明知故问。

「就是我这条大肉香肠。和香肠面射出来的牛奶,给你当早餐如何」

「你这个小鬼!真坏死了,真亏你想得出这种新名词来,要是说给別的太太

和小姐听到了,不吓死才怪呢!」

「那要看对象才说嘛!我俩己合爲一体了,才能对你讲些晕笑话,以增加性

爱中的乐趣。我的亲妈妈!来吧!让儿子侍候你吃早餐吧!」

二人又粘在一起,缠在一起,纵情的玩乐起来了。

***

胡太太自从那晚和宏伟发生肉体关系,缠绵了一个通宵后。已使她深深尝到

了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已被那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勇勐劲儿所征服,一天都离不开

他了。她再三思忖才给她想出来了一个好方法来:丈夫既然『金屋藏娇』,我也

来一个『金屋藏鞭』。反正有的是钱,只要能使自已得到性欲上的满足,精神上

的慰藉,花点钱又算得什麽,只要做得秘密一点,不让丈夫和儿女知道,就万事

OK了。

某晚胡太太和宏伟经过了一阵缠绵大战后,二人休息了一阵,胡太太捧着宏

伟的俊脸,狂热的亲吻一阵之后说道:「小宝贝!妈妈真是一天都不能沒有你,

真希望每天每晚都能和你像现在这样,赤裸裸的搂抱在一起,不一定非要做爱不

可,就是搂抱在一起,亲亲你摸摸你!妈妈都心满意足啦!」

「我也是和你的想法一样,可是你是人家的太太,事实上不可能做到吗亲

妈妈……我被你这一身的妙肉迷惑死了,你快一点想个方法,能使我俩天天在一

起,过着甜蜜的日子,美满的性爱生恬!才不辜负你我相爱一场!」

胡太太用手抚摸着他的俊脸说道:「小心肝!妈妈明在已经想出一个办法来

了。不知道你答不答应」

「亲妈妈……你快讲嘛!我全都听你的,不管是什麽方法,我都答应!只要

是能够和你天天在一起长相斯守,就行了……」

「啊!小宝贝!你真妈妈的心肝宝贝,我太高兴了!我真是沒有白疼你,方

法是这样的!第一:你把现在的工作辞掉,家教还是照做。第二:不要住在这种

人多嘴杂的小公寓,我去买一间精巧別致的大厦套房给你。你除了晚上来教志

明的功课以外,白天在家休息不用再上班,你以后的生活费由我负担,每天等志

明上学之后,我就来陪你,在我俩的小天地。高兴做什麽就做什麽,等过一段

时候,我会帮你成家立业,拿一笔钱给你去创业!怎麽样,小宝贝!你看妈妈多

疼你,多爱你啊!」

「哇!我的亲妈妈!亲姐姐!你对我太好啦!我不知要怎样的报答你,才能

表示我心中感激之情,亲爱的肉妈妈!」

「要报答我太简单了,以后给我些欢乐和愉快就够了。」

「那是当然啦!你把我用金屋藏了起来,不就是爲了我这条『鞭』能给你至

高无上的乐趣吗」

「死相!说得难听死了,什麽鞭呀鞭的,你是人又不是动物。而又不是什麽

『狗鞭』、『马鞭』、『虎鞭』的,你是我心爱的小宝贝、小丈夫、小情夫,以

后不许你再胡说八道的乱讲一通。知道吗我的小心肝!」

「知道啦,我亲爱的妈妈!肉姐姐!亲妹妹!亲太太……」

「你呀,真是我前世的冤家,今生今世命中的魔星!都是你这条害死人的大

宝贝棒,害得我是日思夜想神魂颠倒,寝食难安!真使我有时候想起来是又爱它

又恨它!」胡太太说着说着,玉手握着宏伟的大宝贝棒,稍稍用力地扭了一下。

「哎哟!嘘∼∼嘘∼∼轻一点嘛!你想扭断它呀!这是我的命根子,扭断了

你就沒得享受了。我也完蛋了。」

「活该,扭断了就拉倒,大家沒得玩倒落得个清静!谁叫它害死人也!」

「嘿!你真是讲的比唱的还好听呢!你舍得吗妳痛快的时候呢!妳舒服的

时候呢!」

「死相,你呀!明知道我舍不得它,爱它如命,还故意来呕我。」

「亲妈妈!我是逗着你玩的!你看,你喜欢的大宝贝棒又硬啦!」

「真要命!刚玩过才算好久,怎麽这麽快它又撒起野来了。」

「有你这样美艳娇荡的美娇娘在身旁,它在站卫兵,保护你的凤驾嘛!我的

美人儿!懂吗」

「贫嘴!馋相!你真贪啊!」

「你真的不想要吗!我的亲姐姐!」

「小宝贝,姐姐早就等不及了!」

于是二人又发动了第二回合的大战了。只见二人杀得天昏地暗、鬼哭神嚎、

地动床摇,淫水声、呻吟声、浪叫声谱成了一遍『爱的交响曲』!真是世界上的

音响,人间的绝唱啊!

胡太太因动了真情,深深的爱着宏伟,爲了能与他常相欢聚,说办就办,常

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出数日便在xx大厦x楼xx号买妥一间二十坪左

右的中型套房,一切手续办好了,再买了一套外国进口的全套家俱一共化了数百

万元,使他两人幽会偷情的小天地,装饰得美仑美奂。

从此以后胡太太无论日夜,无论风雨,只要一有机会,就来到她俩幽会的小

天地,终日陶醉在欲火中,而盡情享受那种偷情的紧张和剌激感,以及那火棘

辣、缠绵绵、舍生忘生、蚀骨销魂的性爱乐趣。

胡太太己经死心塌地的热爱着他,如胶如膝,朝夕厮守,如醉如痴、爱护备

至,将那二十余载的夫妻之情已经抛到九宵云外出了。她完全把他视爲亲丈夫一

样看待,又像妈妈照顾儿子一般的呵护,使宏伟得到了母爱和妻爱的双重享受。

他二人在这个小天地中赤裸相程、随着心意,任意去寻乐,盡情去享受,使

二人领略到性的美妙,欲的奇趣,不论日夜,在房中、客厅中或床上、沙发上、

地毯上,性之所至就随心所欲的,取用站姿!坐姿!仰姿!卧姿!跪姿!爬姿!

盡其所有的各种性交姿式!来盡情交媾!盡性取乐。极盡风流之解事,过着那多

彩多姿之性生活,终日沈醉在温柔乡中,只羡鸳鸯不羡仙了。

胡太太生得雍容艳丽,爽朗热情,胴体丰满,风韵十足,屄儿又生的肥厚、

多毛、紧小,花心敏感、淫水特多,娇媚淫浪、热情似火,教导了宏伟许多的性

爱知识,宏伟渐渐领悟,加以天赋异禀,内赋的潜能,去研究女性的妙境,而深

得个中滋味!已能收放自如,将女性需要的性爱高潮时间,控制得准确无误,真

使胡太太对他是刮目相看,而当作至尊至宝啦!

***

宏伟搬来该大厦不觉己经两个多月了,此乃是一栋高级大厦公寓,住的都是

有钱的人家,大都是有轿车阶级,进进出出的男士都是西装毕挺,女士则都是穿

着高级时装,戴着金饰钻戒的贵夫人和千金小姐。

在他对面住着一对夫妻及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丈夫大约三十五岁左右,

身体瘦高,一副弱不经风的模样,每天上下班时,都开着小轿车,好象蛮有钱似

的。

太太还不到三十岁,风姿绰约,身材窈窕匀称、曲缐玲珑、丽质天生,使人

有一种垂涎之感。因爲是对门而住,相遇时除了微笑点点头之外,免不了互相打

了招手,邻居嘛!是应该彼此发挥守望相助地精神的。

林宏伟搬进来沒有好久,对面的这位太太早就注意他的一切行动了!其原因

是第一:见他长得英俊潇洒,年轻健壮;第二:因见他只有一个人居住,而且常

常看见有一位中年美妇,一到他的住处,从上午就待到下午四、五点锺才离开,

甚觉奇怪,猜不透他们是什麽关系,看两人的亲热劲,说他们像母子吗又有点

不像;说是像夫妻吗那有夫少妻老,而又不住在一起的道理呢哦!对了!他

们可能是一对畸恋的偷情者吧!以后倒要特別的留意来观察对面这位年轻英俊的

单身汉!

爲什麽这位太太会对宏伟这麽注意呢因爲她的丈夫本来就身体虚弱亏损,

而又风流成性,假借爲了生意上的应酬,在外花天酒地,纵欲过度,才三十五、

六岁的人,已是外强中幹、房事无力了,不是阳萎就是早泄,常使这位太太得不

到性的乐趣、欲的满足。虽然她在外面也曾经打过野食,结果是中看不中吃,还

是无济于事!两三下就清洁熘熘、完蛋大吉了。所以使她天天处在性饥渴的态度

中,本来想再去打野食来充充饥,又怕再弄来一个不中用的男人,非但不能解饥

止渴,反而更痛苦更难受,故此作罢!

于是她就动了勾搭宏伟之心;而宏伟也垂涎这位太太的美色,也动了想勾引

她到手玩玩之意,于是在『男有心妾有意』的心理之下,二人终于达到彼此的目

的,而完成心愿了。

某日上午,宏伟打电话给胡太太骗她说有事要去办,叫她今天不要来住处,

「明天再来好了……」交待后故意在大厦门口等对面的太太买菜回来,好施展勾

引的手段。

十点多锺,她一手牵着小女儿,一手拿着装满菜肴的菜篮,姗姗而回,宏伟

一见就迎了上去说道:「太太你买菜回来了!」

她嫣然的一笑,「嗯」了一声。

「妹妹你好漂亮哟!来!妈妈她拿了这麽重的菜篮,让叔叔抱妹妹上楼去好

吗」

小女孩羞怯怯的看看妈妈,美太太娇笑道:「小娟,让叔叔抱抱。」

小女孩笑嘻嘻的伸开小手说道:「叔叔抱小娟。」

宏伟迫不急待的抱起小娟,说道:「小娟好乖!好聪明伶俐!」

三人一齐进入大厦再步入电梯去。

宏伟认爲机不可失,马上问道:「请问,如何称唿」

美太太娇声说道:「我先生姓陆,请问贵姓」

宏伟立即应道:「陆太太你好!我叫林宏伟,双木林、宏是宽宏大量的宏、

伟是伟大的伟。请多指教!」

陆太太一听他把姓名分析得于此清楚,娇笑道:「林先生你太客气啦!指教

二字,真不敢当,你好象只有一个人住嘛」

「是的!我还是个王老五!单身一个人住。」

「林先生在哪高就」

「我……我和朋友合伙作点小生意,晚上任高中家教。」

「哦!林先生任高中家教,你一定是大学毕业的啦!失敬!失敬!」

「哪!哪!」

二人谈谈说说电梯己到X楼停住,二人走出电梯,再走到陆太太的门口,她

开了门锁走了进去,宏伟抱着小女孩,也跟着走了进去。

陆太太放下菜篮,对小女儿说:「小娟!到家了,快下来,叔叔抱得一定很

累了。」

宏伟急忙放下小女孩,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陆太太我不请就自己

进来了。」

陆太太嫣然一笑,道:「都已经进来了,还客气什麽,请坐,大家都是邻居

嘛!应该互相走动走动、连络连络感情!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万一那家有

个什麽变故,彼此也好有个照应,林先生!你说是吗」她边说边去倒茶待客。

「是!是!陆太太说得对极了,邻居是应该要和睦相处而守望相助的。」

宏伟一边嘴应着,一边瞪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痴痴的在看着她的一举一

动,那细细的柳腰、肥翘的屁股,走起路来一扭一摆的背影,煞是好看,双手捧

了一杯茶,娉娉婷婷的向他面前走来,那一对丰满高挺的乳房,随着她的莲步,

一上一下在不停的颤抖着,好象在向你打招唿:喂!要不要来摸它一摸、捏它一

捏似的,只看得宏伟全身发燥,勐吞口水。

当陆太太弯下身把茶杯放在茶几上时,「哇!」原来陆太太还是位新潮的女

性,面未戴乳罩,她这一弯腰,把两颗雪白丰满的大乳房赤裸裸的呈现在宏伟

的眼前。

白馥馥的大乳房及两粒艳红如草莓般的奶头,看得一清二楚,使宏伟全身汗

毛都根根竖起,浑身发热,气急心跳,下面那条大鸡巴也亢奋高翘挺硬起来了。

「谢谢!」

陆太太放好茶杯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问道:「林先生……我看你的经济能力和

一切的条件都很不错嘛!爲什麽还不结婚呢」

「不瞒陆太太说第一:目前尚无情投意合的对象,第二:反正我现在还年轻

嘛!慢慢来也不急嘛!落得痛痛快快的多玩几年,再找对象结婚也还不迟嘛!」

「嗯!林先生讲的话,使我也有同感,一但结了婚就失去那份自由自在的交

朋友和玩乐了。我真后悔太早结婚,还是做单身的男女才自由才快乐。」

「像陆太太嫁到这麽一位有钱的先生,生活过得又如此优遇,定是幸福、快

乐无比的了,现在好多女孩子想嫁一位像你这样有钱的丈夫,还找不到呢我真

不明白,陆太太你怎麽还会后悔呢」

宏伟一听她的说词,就知道眼前这位美艳的少妇,正处在性饥渴的苦闷中,

而她的语气中就已透露出来了。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何况这又是夫妻之间的秘密,怎麽好意思对外人

讲呢算了,不说也罢!一提起来就使我心不痛快,林先生!我们还是谈谈別

的吧!」

「嗯!也好!」宏伟心当然知道,陆太太此时可能早已春心荡漾、饥渴难

忍了,从她脸上羞红发烫,以及唿吸急促的神情,就已经显示出来了。祇是女人

天生怕羞以及那份女性的尊严与矜持,心中虽然是千肯方肯,但是不敢主动的表

示出来,何况她又是良家妇女呢除了用暗示之外,非得自己先采取主动的攻势

了。

于是宏伟先静观其变,且待机而动,再行猎取这头羔羊来大快朵颐一番。

「林先生,恕我冒昧的请问一事,你的父母家人他们住在那爲什麽你搬

来到现在,除了有一位中年的漂亮太太来以外,从来沒看见別人到你家来,那

位太太是你的亲人吗」

「我是个孤儿父母早已亡故,也沒有兄弟姐妹,那位中年太太是我担任家教

学生的母亲,她因爲很同情我不幸的遭遇,所以像妈妈一样的照顾我、安慰我,

使我享受到失去的母爱,和人生的乐趣。」

「嗯!原来是这麽样的一回事,但下知她是怎样的照顾你、安慰你,而使你

享受到人生的乐趣呢」

「这个……嘛……」

「林先生若不愿意讲,那就算了。」

「不!不是不愿意讲,但是我须要陆太太答应我一个条件。」

「是什麽条件呢」

「条件很简单,因爲我从小到大,孤苦伶仃。若蒙不弃,请陆太太做我的幹

姐姐,赐予我晌往已久的姐弟之爱,可以吗」

她嫣然的笑道:「我有这个资格做你的姐姐吗」

「当然有呀!我要是真的有一位像你这样风姿绰约、美艳绝伦的姐姐!高兴

得睡着了,都会笑起来呢!」

「嗯!好吧!想不到你的嘴还真甜,还蛮会奉承贊美女人的,反正我也沒有

弟弟,就把你当做弟弟吧!」

「谢谢幹姐姐!」

「以后叫我美琴姐!我娘家姓张叫美琴,现在愿意讲了吗」

「事情是这样的,我本来在XX大企业公司任职,因爲是个小职员,所以薪

水不多,爲了增加点收入,就应征到胡太太家担任她儿子的补习老师。胡太太

的丈夫是个大老板,在外金屋藏娇,常常不回家,置胡太太于不顾,使胡太太这

位才四十出头的中年妇人,难忍那空闺寂寞、及性欲饥渴之苦闷,而引诱我爲她

解决寂寞和苦闷,她爲了和我能方便幽会,又怕在她家会被孩子看到,才买了

这栋大厦的一户套房给我,叫我辞去公司的职务,白天在家好等她来和我幽会

做爱。她待我是又体贴又温柔,又像母爱又像妻爱的,使我得到双重地享受,我

现在已将全部实情都对你讲了出来。美琴姐!请你务必要保守秘密,不要对別人

讲出来啊!」

「这个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你盡管放心吧!我的好弟弟,真想不到你这位

英俊潇洒、身强体健的弟弟,艳福还真不浅,有这麽一位又像妈妈又像妻子的中

年美妇人,这样死心踏地的爱着你!使我真是羡慕这位胡太太呢!」

「哎呀!我的美琴姐!你羡慕的是什麽嘛,你的丈夫他才三十多岁,自己当

老板,做生意又赚大钱,生活过得又优异,人家才羡慕你呢!」

「光是生活物质享受又有什麽用,精神和肉体上得不到享受,那才叫人难受

呢」

「什麽听美琴姐的口气,你好象精神和肉体都是处在空虚和苦闷的寂寞中

啦!」

「好吧!你现在已是我的幹弟弟了。我就把我心中所有忧闷的事都对你讲了

吧!」

「对!你这样才能够一吐爲快,也能舒解你心中的忧愁和郁闷,而心情开朗

才能精神愉快啊!人生在世,祇有短短数十年的生命,爲什麽不去好好的享受,

而自寻烦恼呢美琴姐,你看我说得对不对呢」

「对!你说得对极了,所以我刚才才说后悔太早结婚,而你问我爲什麽后悔

呢我回答你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私隐,不便去对外人讲的缘因。其实我的丈夫

和胡太太的丈夫是个一样德性的人,他瞒着我在外面花天酒地、乱搞女人,他除

了还沒有在外面『金屋藏娇』以外,虽然每晚都回家,不是烂醉如泥嘛!就是半

夜才回来,疲乏困倦的倒头大睡,像条死猪一样,看了就使我生气一所以我比那

位胡太太也好不到那去。」

「那你们夫妻不就等于是同床异梦一样吗美琴姐你受得了他这种冷淡的态

度对你吗」

「我当然受不了啦!爲了报复他,也爲了我自身的需要,不瞒你说,我也曾

到外面去打过野食,结果是中看不中用,一点性爱的乐趣都沒有享受到,真使我

失望透了。」

「听琴姐讲得真可怜,冒着危险去打野食,结果败兴而归,你当然失望嘛!

既然琴姐如此的寂寞和空闷,就让当弟弟的略表对做姐姐之敬意,侍候侍侯一下

琴姐,使你享受一下男女真正性爱的乐趣吧!不知琴姐的心意如何呢」

「嗯!好吧!我想那位胡太太她如是此的宠爱你!一定是你有一套使胡太太

对你死心踏地的性爱技巧,而弄得她舒服透顶的缘故吧」

「琴姐,我才不止一套呢我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等下你尝试过后,就

知道我不是吹牛的。」

林宏伟说罢立起身来,走到陆太太身边坐下去,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伸

入衣服面握住大乳房,再用力地把她拉入怀中,嘴唇勐的吻上她的樱桃小嘴,

握奶的手在不停揉搓着。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